您的位置:首页 > 玩转长沙 > 游在长沙 > 正文

是非成败转头空 刘备孙权在长沙的交锋往事

来源:长沙晚报 时间:2017-10-20 浏览量:2202
摘要:三国以前,长沙虽然经历过无数次战争,但皆规模较小。长沙第一次爆发大规模的战争,是三国时期持续近10年的吴蜀长沙之争,其中,“关公战长沙”的故事就发生在这期间。

  三国以前,长沙虽然经历过无数次战争,但皆规模较小。长沙第一次爆发大规模的战争,是三国时期持续近10年的吴蜀长沙之争,其中,“关公战长沙”的故事就发生在这期间。

关公战长沙

  长沙不愿归荆州刘表,“阻兵作乱”

  东汉末年爆发的黄巾起义失败后,形成了大大小小很多军事集团。他们割据一方、相互混战,东汉王朝已名存实亡,历史进入三国时代。曹操和袁绍割据北方。南方的孙权继承父兄孙策和孙坚的祖业,独霸长江下游地区。汉室宗亲刘表占据荆州,与曹操和孙权分庭抗礼。

  其时,湖南被划分为武陵、长沙、零陵和桂阳四郡,皆隶属刘表治下的荆州。在湖南四郡中,战略地位最为重要,局势也最不稳定的是长沙郡。长沙郡以临湘县城(长沙城)为治所,共辖十四个县,地域包括今长沙、岳阳、益阳、株洲、湘潭、娄底、衡阳、邵阳等八市和江西莲花、湖北通城。

  早在 189年刘表接任荆州刺史时,长沙太守功代就“阻兵作乱”。198年,曹操与袁绍对峙于北方,刘表坐镇荆州,“北与袁绍相结”,“且欲观天下之变”。长沙太守张羡采取长沙名士桓阶的建议,不愿归刘表,毅然兴兵反对刘表,企图与曹军里应外合,零陵、桂阳两郡亦举旗响应。刘表急忙派兵围攻长沙但却“连年不下”。200年,张羡在围城中病死,部下复立其子张怿带领其众,继续与刘表对抗。此时,曹操正与袁绍激战于官渡,无暇南顾,刘表逐加紧攻击,终于攻陷临湘城,俘获张怿,又乘胜南击,收复零陵、桂阳两郡,才稳定了湖南的局面。

  208年,曹操统一了北方,挟天子以令诸侯,然后挥师南下,兵锋直指荆州和正投靠于刘表的刘备集团。刘备自称也是汉朝宗室刘胜之后,在长期的军阀混战中,一直没有自己巩固的根据地,但手下有关羽、张飞、赵云等一批猛将,到荆州投靠刘表后趁机发展自己的势力,使得刘表实际上已失去控制荆州的权力。后刘备三顾茅庐,请出诸葛亮辅佐自己。三顾茅庐之时,诸葛亮与刘备纵论天下大势,为之制定了“西和诸戎,南抚夷越,外结好孙权”,三分天下的大计。刘备的羽翼开始丰满起来,也因此成为曹操统一天下必须重点翦除的对象。

  正当曹操大军披坚执锐,向荆州挺进之时,刘表病死,其子刘琮代立,投降了曹操。于是,曹操轻易地占领了荆州的南阳、章陵两郡,随后又挫败刘备,兵临长江北岸。他还派遣手下的江南名士、长沙烝阳(衡阳县)人刘巴,渡江南来,招降长沙、零陵、桂阳三郡。在这种情形下,刘备和孙权采纳了诸葛亮联合抗曹的建议,与曹操决战于赤壁,以不到5万人的兵力,打败了曹操20多万大军,进一步形成了三国鼎立的局面。

  赤壁之战后,曹操退回北方,再也无力南下,孙刘联盟也随之解体,三国历史上孙刘争夺荆州的战争遂拉开序幕。在这几度搏杀、充满戏剧色彩的争夺战中,荆州在江南的要冲之地长沙郡,更是成为双方争夺的重点。

  “红脸的关公战长沙”,只是小说故事演绎

  “蓝脸的窦尔敦盗御马,红脸的关公战长沙……”前些年,一曲《说唱脸谱》的歌被广为传唱,这一句歌词仿佛揭示了关羽与长沙有着不解之缘。传说东汉末年,刘备要取长沙,派大将关羽攻打长沙,关羽大战并降服名将黄忠,杀长沙太守韩玄大获全胜,这就是“关公战长沙”。

  在正史《三国志》的记载中,只是寥寥数语提及刘备南征四郡时,有长沙太守韩玄等四太守皆降的字句,并没有关公战长沙的确切记载。倒是在小说《三国演义》第五十三回里,有关羽被诸葛亮激将后,引五百校刀手攻打长沙,并跟黄忠大战百回合不分胜负的精彩描述。自然,小说是不可当真的,然而,恰恰是正史的“失语”,才给予小说故事无限演绎的可能,也让历史给长沙增添了不少精彩的故事。

  赤壁之战后,孙吴都督周瑜乘胜北追,占领江北,刘备则趁虚南下,以诸葛亮为军师中郎将,亲自领兵南征,夺取了长沙、武陵、零陵、桂阳四郡。当时,奉曹之命南来招降的刘巴还刚到零陵,见大势已去,只得逃往交趾(现为越南境内)。据《三国志·蜀书》载,名将黄忠,原为刘表旧部,为中郎将,与刘表之侄刘磐“共守长沙攸县”,后归附曹操,任为“假行裨将军,仍就故任,统属长沙太守韩玄”。

  “关公战长沙”的故事虽然与史实有相当大的距离,但老百姓喜欢听。千百年来,传颂得越来精彩,讲述得越来越生动。如今的长沙,依然有许多有趣的地名,与这个故事有关。譬如说捞刀河,相传就是因为当年关公不慎将青龙偃月刀落入河中而得名。望城的铜官、云母寺,说是和关羽厚葬随军的义母有关。还有半边山、勒马山、吊马界、箭头冲等地名,也恰是从这个关羽战黄忠的故事里演绎而来的。长沙城南有一条小巷叫南倒脱靴,城西则有一条小巷叫西倒脱靴,据说就是缘于故事后半部分,说是魏延要杀韩玄,韩玄见势不妙,掉头就跑,逃到这两个巷口时,脱掉靴子摆迷魂阵,想借此摆脱追兵,可惜后来还是没有跑掉,终被魏延取了人头献给了刘备。

  刘备大军攻打长沙,因被韩玄疑异,黄忠遂投靠刘备,在演绎故事中,后成为与关羽、张飞齐名的蜀汉名将。今长郡中学老校区内尚留有韩玄墓,其墓附近还有参天古树一株,“相传为韩公手植”;大铁镬一口,据传“亦韩公时故物”。清朝汪应铨《韩玄墓记》则曰:“玄威信智略,足以服人。”“宽厚爱人,玄与三郡俱降,兵不血刃,百姓安堵,可谓知顺逆之理,有安全之德。”足见韩玄并非传说中那样小气,他投降刘备,是为了长沙的老百姓免受战争之苦。

  吴蜀瓜分长沙郡分湘江而治,大小战事不断

  以临湘为中心的长沙郡,历来是孙吴必争的战略要地。早在赤壁之战还未落下帷幕、周瑜乘胜北追曹兵之时,孙权即同时出兵,占领长沙郡东部的浏阳、汉昌(平江县)和北部的下隽等三县,建立了与刘备争夺长沙郡的前哨阵地。所以,当时刘备占领的实际上已经不是一个完整的长沙郡。

  209年,孙权为对付北方的曹操,上表曹操把持的朝廷,建议以刘备为荆州牧,并将南郡借给刘备,但对长沙郡却丝毫没有放松。第二年,孙权以浏阳、汉昌、下隽和南郡的州陵等四县,设立汉昌郡,将长沙郡瓜分,长沙郡成为划湘江而治的两半。

  孙、刘瓜分了长沙郡,双方对此地都十分在意,刻意经营,皆在此驻扎重兵,并派强将镇守。刘备夺取长沙等湖南四郡后,获得了充实的军事基地,又收罗了庞统、黄忠、蒋婉、魏延、潘浚、廖立、刘封等一批文才武将,气势大增。他特意以诸葛亮为军师中郎将,镇守长沙、桂阳、零陵三郡,调其赋税,以充军食。诸葛亮则任命他十分器重并称之为“楚之良才,当赞兴世业者”的廖立为长沙太守。孙权的阵营也颇为雄壮,汉昌太守由其最信任的鲁肃担任,并以老将程普为江夏太守,督率精兵,充当鲁肃的后盾。期间,孙、刘两股势力你争我夺,来来往往,长沙境内大大小小的战事不断。

  211年,按照诸葛亮所制定的 “跨有荆、益”的方针,刘备率师入川,于214年攻克成都,占领益州,其势更为雄壮。刘备的势力迅速扩张,孙权焦躁不安起来,于是向刘备公开摊牌。这年冬,孙权派诸葛亮的兄长诸葛谨向刘备索还荆州诸郡。其实,刘备向孙权借的只有江陵和南郡两郡,而湖南境内的长沙等四郡则是靠自己的实力征服的,根本与孙权无关。所以,刘备不允,但答应取得凉州后,将荆州各地全部给孙权,孙权听说后,认为“此假而不反,而欲以虚辞引岁”,便迫不及待地任命了长沙、桂阳、零陵三郡的官吏,但都被镇守荆州的关羽驱逐。对此孙权大怒,遂派大将军吕蒙督鲜于丹、徐忠、孙规等将领,率大军攻打长沙等三郡;以鲁肃率万人屯驻巴丘(岳阳市),以抵御关羽;自己则进驻陆口,指挥前线各军。

  吕蒙率军进入湖南,围攻长沙,长沙举城而降,诸葛亮看重的太守廖立被俘。郡城虽已陷落,但东南数县仍坚持战斗。安成、攸县、茶陵和桂阳的永新四县的官吏,率兵退入桂阳的阴山城,共同拒敌,终因将衰兵弱,被吕蒙部将徐忠、吕岱等攻陷。平定长沙全境后,孙权留吕岱镇守长沙。此时,桂阳郡也投附了孙吴,只有零陵太守郝普仍坚持抵抗,与吕蒙相持不下。

  刘备在成都获悉孙吴攻陷长沙三郡的消息,震怒不已。次年春,刘备匆忙率军5万出川,并令关羽领兵3万进驻益阳。孙权闻讯,急命鲁肃率军万人开赴益阳,以拒关羽,又飞书急召吕蒙自零陵回军,前来助战。吴、蜀双方在长沙郡西部的资江两岸集兵对垒。一时长沙上空战云密布,剑拔弩张,大战一触即发。正在此时,传来北方曹操率军攻打汉中的消息,刘备担心丧失蜀地,只好派使者与孙权议和,孙权乃派诸葛谨与刘备谈判。最后,双方达成协议,瓜分荆州,将江夏、长沙、桂阳三郡归吴,南郡、武陵、零陵三郡归蜀。虽化干戈为玉帛,但长沙郡终入落入孙吴之手,成为其鼎峙江南的坚强屏障。

  长沙归孙吴后,经济社会得到了较快发展

  孙、刘虽然暂时重归于好,但双方的争夺仍在暗中进行。议和后,孙权以吕蒙为汉昌太守,率重兵对付江北的关羽,而长沙郡则成为孙吴征战武陵、零陵两郡的军事基地。219年,刘备攻取汉中,关羽又北伐江陵,一时间声威大震。此时,曹操为拆散孙刘联盟,使刘备首尾无法兼顾,遂派出使者与孙吴结好。吕蒙此时也建议孙权利用关羽北伐之机,袭击江陵,并吞荆州之地。于是孙权撕毁吴蜀协议,派吕蒙袭取江陵,关羽败走麦城(湖北当阳东南),被吴军擒杀。随后,江南的武陵、零陵两郡也被攻陷。

  由于这一变故,刘备东出的大门被孙权紧紧地关上,两路进军中原、统一天下的战略意图遂成泡影。荆州全境重归孙权,长沙结束划湘江而治的局面。此后,长沙一直是孙吴政权北抵曹魏的一个重要军事重镇,在三国的舞台上扮演着相当重要的角色。由于长沙郡的特殊地位,吴国曾对其区划进行过几次调整。吴主孙亮太平二年,从长沙郡东部划出湘东郡,西部划出衡阳郡。至孙皓宝鼎元年,又分将豫章、庐陵、长沙各一部分组建安成郡。

  早在188年,长沙人区星自称将军,带领万余人攻城占邑。东汉朝廷孙坚为长沙太守,前往镇抚。孙坚到长沙后,任用良吏,治事循理,自己则“亲率将士,施设方略”,一月之内,就平息了区星起义。随后,孙坚起兵长沙,千里北上讨伐国贼董卓。南朝史学家裴松之说:“孙坚于兴义之中最有忠烈之称。”唐代诗人吕温亦有诗赞曰:“忠驱义感即风雷,谁道南方乏武才?天下起兵诛董卓,长沙子弟最先来。”这是第一次有人写诗颂赞“长沙子弟”。

  从219年夺取长沙,到280年西晋灭吴,孙吴统治长沙共60年。1996年10月,在长沙走马楼一处古井中,神奇地出土了大批三国时代孙吴的竹简和木牍,数量竟达11万片,超过全国历年来出土简牍的总和,且内容完整系统,是二十世纪继甲骨文、敦煌石室文书等发现以来文献资料的又一次重大发现。而这些在长沙城中心发现的简牍,也证实了史书中关于孙权称帝后重视农业、体恤百姓、多有善政的记载是可信的。由此可知,在孙吴统治的60年中,长沙的经济社会得到了较快发展。

  来源:长沙晚报 作者:记者 范亚湘

关键字:
0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